关于我们网站地图欢迎您访问故事小说网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.gushixiaoshuo.com

热门搜索: 笑脸
当前位置:首页  > 民间故事

和尚卖粪-和尚卖粪

分类:民间故事时间:2023-02-23阅读数:3320

和尚卖粪并不算是什么稀罕事,在古时候,僧道的经济来源比较单一,基本都是靠信众捐的善款来维持香火。对于那些香火旺的寺庙,每月筹集的善款无数,除了自己吃喝不愁外,还能余下银子增盖僧舍,购置田产,扩大寺庙的规模。

但是对于那些香火不旺的寺庙,日子就不太好过了,寺里冷冷清清,几天还不见一个香客,僧众不愿意下山化缘,只好在寺庙里坐以待毙,然后将寺庙里能卖的东西拿去变卖,换一些口粮回来,能过一天算一天,过个几年之后,庙也就破败了。

今天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唐朝上元年间,在阳谷县的西南有一座寺庙,名曰古撅寺,据当地人称,那座古寺至少有上百年历史,中间不知换过多少代僧众,但是都没能把古撅寺振兴起来。

大概是因为阳谷县地广人稀,商业也不是很发达,很少有人到寺庙里上香,更不会有人给寺庙里捐款。

寺里的方丈名叫隐棍禅师,寺里除他之外还有几个徒弟,分别叫慧秉、慧蔡、慧汤、慧摩、慧面和慧粉条。在这师兄弟六人当中,慧粉条年纪最小,而且身材也十分瘦弱,故而老方丈才给他起了这样一个名字。

古撅寺建在一处山坡上,占地大概有两三亩,在古撅寺的正中央是一座破旧的大雄宝殿,大殿里面原本供奉的是镀金的释迦牟尼佛,后来僧众缺衣少食,将神像上的镀金刮掉换成银子,香烛、供桌之类更是早就不复存在。

有一日,隐棍和尚正在为钱财发愁,他无意瞥见堆在寺庙墙角的一堆大粪,隐棍和尚当时便喊来徒弟慧粉条,对他说道:“你到山下转转,倘若有遇见有收粪的,你喊上来一个,咱这堆粪卖掉的话,得来的钱财也能够我们几个月的口粮。”

在当时来说,有专门的人四处收粪,无论是人粪、牛粪都收,然后再将这些粪卖给财主家,财主家用这些粪当肥料,全部洒在田地里,到了次年的时候,庄稼就能有好收成。

慧粉条来到山下转了一圈,碰巧遇到一个收粪的老汉。当时收粪老汉已经收了半筐的粪,慧粉条便将老汉请到寺里。隐棍和尚见收粪的来了,于是问道:“粪按什么价收?”老汉伸出五根手指,说道:“五百钱一篓,我已经在咱们县南这片收粪好几年了,都是这个价。”

隐棍和尚连连摆手说道:“我们的粪和他们的粪不同,他们的粪都是松散的,我们寺庙里的粪都是夯实的,不信的话你拿在手上掂量掂量就知道了,我们这一担粪顶他们那两担粪重。所以价格你得按照他们价格的两倍给我。”

那老汉见隐棍和尚这般一说,当时心中暗想:都说寺里的和尚都有断袖的癖好,没想到果不其然,这老方丈竟然还恬不知耻说大粪都是夯实过的,看来也不是什么正经和尚。

老汉心中虽然这么想,但是没有说出来。他露出为难表情说道:“大师傅,我们收来的粪都是卖给财主家的,我们卖给财主也不过是六百钱一篓,我们挣的这一百钱也是辛苦钱。倘若您想要按照一千钱的价格出售,老朽我是要赔本的,您还是卖给其他人吧。”

说罢,那老汉竟然扭头走了。隐棍和尚有些生气,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说道:“不收正好,我还不乐意卖给你呢!”

隐棍和尚让自己的几个弟子朝粪堆上泼水,连泼了十几桶水之后,粪堆被泡发开来,是之前的两倍有余。然后隐棍和尚找来两个箩筐,让徒弟挑到山下,直接到财主家去卖。如此吃力不讨好的差事,自然还是落在了慧粉条的头上。

等到了山下之后,财主家的管家见是个小和尚卖粪,当时动了恻隐之心,按七百钱的高价将粪收下,还送了慧粉条几个馒头。慧粉条在寺里吃的都是窝窝头,而且还都是师兄们啃剩下的,如今见到有白馒头吃,在回去的路上一人将馒头吃得干干净净。

等回到寺庙之后,慧粉条拿出一千二百钱交给老方丈,只说那粪是六百钱一篓,老方丈没有猜疑,将银钱全部收下,剩下的两百钱,则被慧粉条偷偷藏了起来。

从那以后,卖粪便成了古撅寺最主要的经济来源。而且更为神奇的是,原本快要倒闭的寺庙,竟然通过卖粪实现了经济循环,卖粪换钱,用钱买粮,吃粮拉粪,卖粪换钱。

卖粪的工作依旧是由慧粉条来干,后来慧粉条得知,县北十里有家财主心善,收粪的价格更高,于是慧粉条便经常到他那里去卖粪,不过县北距离古撅寺太远,慧粉条需要天不亮就得出发,这样的话才能在天黑之前赶回来。

虽然慧粉条多卖了粪钱,但是依旧是按照六百钱一篓的价钱给隐棍和尚交账。隐棍和尚只管有钱收就行,也不计较那么多。

有一日,慧粉条天不亮就挑着扁担到县北去卖粪,刚走到半道的时候,隐约看见前面有两人赶路。慧粉条生性胆小,他见正好有人可以同行,便匆匆跟了上去。眼见距离两人只剩几步远的时候,慧粉条喊道:“两位慢些走,小僧与你们同行可好?”

当前面那两人回头的时候,差点把慧粉条吓死。只见那两人一男一女,男的脑袋被一劈为二,露出白骨来。而女的眼睛凸了出来,舌头伸到地上。慧粉条这才明白过来,看来自己是撞见鬼了。但是如今自己想要逃跑是来不及了,只好硬着头皮来到二鬼跟前。

那男鬼说道:“我们正准备去往地府投胎,你也是去地府投胎去的吗?”

慧粉条不知如何回答,含糊不清说道:“是的,是的。”

男鬼指着旁边的妇人说道:“我和她私通有染,结果我被她丈夫砍死,她上吊自杀,最后我们落个进地狱的下场。你们念经和尚不是应该上西天吗?怎么也要下地狱?”

慧粉条思忖良久,生怕自己回答得不好,被二鬼吃掉,最后才说道:“只有得道高僧才会坐化升仙,我不是什么正经和尚,我们方丈有龙阳之好,我们当徒弟的皆成了他的玩物,我是被他活活折磨死的。”

那男鬼见慧粉条这般一说,当时哈哈大笑道:“如此说来,大家彼此都不是什么好人,既如此咱们就一起上路吧。”

慧粉条见男鬼没有怀疑他,于是套话道:“我是新鬼,还不知道咱们做鬼有什么忌讳,还请大哥指点一二。”

那男鬼十分健谈,他说道:“鬼最惧三光,所谓日光、星光、月光,所以我们只能在黎明前这段时间出没赶路,倘若听见公鸡报晓的话,就得立即躲进枯树或者洞穴之中,否则的话就会被三光照得魂飞魄散。倘若遇到人的话,不要吓唬他们,倘若被童子尿或者是狗血泼身上,就会变成猪羊,到时就永世不得为人了。”

慧粉条听罢之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他故意放慢脚步走在两鬼的后面,随后解开裤腰带开闸放水,尿线呲出去一丈多远,全浇在二鬼身上,二鬼惨叫一声倒在地上,慧粉条凑近一看,发现那二鬼变成一猪一羊。慧粉条心中欢喜,将猪羊捆好背在肩上,然后拿到集市上变卖,得来了几十两的银子。

等慧粉条回寺的时候,隐棍和尚正带着几个徒弟在往粪堆上泼水,粪水流得满地都是,结果慧粉条一个不小心,摔倒在地上,自己口袋里的几十两银子全部滚落出来。

隐棍和尚见慧粉条身上竟然有这么多钱,便问他是从哪里来的。慧粉条不敢隐瞒,便将自己捉鬼卖鬼的事情讲述一番。隐棍和尚听完大喜,次日天不亮便带着自己的六个弟子,埋伏在官道两旁,几人手中各端着一瓢粪水,只要有鬼从路上经过,定然是插翅难逃。

果不其然,隐棍等人刚在路旁埋伏好不久,从远处走来几个鬼,那几个鬼飘忽不定,眨眼之间来到隐棍几人跟前,隐棍一声令下:“泼!”路上的鬼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傻,愣在原地不敢动弹,隐棍等人冲了过去,准备将那几鬼捆绑起来。

谁知路上的鬼回过神来,抽出钢刀,将隐棍等人砍倒在地。原来,路上那几个人不是鬼,而是几个江洋大盗,他们在阳谷县抢劫未遂,正在被官府追杀,好不容易逃出城来,本以为可以松口气,没想到被隐棍等人泼了粪水,结果弄得嘴里、鼻孔里全是粪水。

那些盗贼没看真切,还以为隐棍等人是官府埋伏的官兵,于是不由分说乱砍一番,将隐棍等人悉数砍死。等杀死众僧之后,这几个江洋大盗还想逃跑,结果由于被粪水辣得眼睛睁不开,最后被赶上来的官兵悉数抓获。

县令念及和尚擒贼有功,将他们的尸首装殓,拉到古撅寺庙后的空地掩埋,此事就此告一段落。

慧粉条年纪虽小,但是平日爱写日记,后来有人在禅房的床下,发现了慧粉条攒下的银钱,还有他的那本日记。里面详细记载了方丈如何蹂躏弟子,又如何靠卖粪实现自给自足,以及自己遇鬼捉鬼卖鬼的事情。一时间,古撅寺成了街头巷尾讨论的热门话题。而《和尚卖粪》这个故事,渐渐就流传了下来。

本站所有文章、数据、图片均来自互联网,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。

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。邮箱:gushixiaoshuo@126.com